南宋(溪口)龙泉黑胎官窑

2020-11-03 842

著名陶瓷专家陈万里在上世纪30年代考察龙泉窑时曾讲到黑胎青瓷价值极高,连残器都“索价甚高”,足见其珍贵之至。具历史记载,龙泉黑胎青瓷中的墨绿色釉则极为名贵,是黑胎青瓷精品中的珍品。石少华先生在《龙泉官窑青瓷鉴赏》论及龙泉窑釉色时是这样陈述的:“龙泉窑釉色多变,同窑不同色,同器不同色。除了几种常见的釉色之外,还有其他釉色,其中非常珍稀的是月白釉和墨绿釉,墨绿,这是一种完全玻化的釉色,出现于南宋黑胎器上。墨绿釉实际上是将淡绿色透明釉罩在黑色胎骨上,釉色在薄胎骨的反衬下呈现墨绿色的,颜色深的有人称之为黑釉。墨绿釉质的透明度较高,光亮莹澈,釉层中厚,釉面坚致细润……这种墨绿釉器产于龙泉大窑、溪口等窑场,传世器屈指可数”。(《龙泉青瓷赏析》第243页)。

龙泉青瓷研究专家的论述,说明了墨绿色釉器物的稀少和珍贵。因其珍稀,墨绿釉器物一般的陶瓷研究者和收藏爱好者难得一见。目前,这类瓷器即使馆藏也多为残器与残片。

大凡提起龙泉黑胎青瓷,人们心头总会缠带上缕缕朦胧和神秘气息,若有幸观之抚摸之,无不为她那铮铮铁骨,莹莹玉衣宛如天成的皇家气质所折服并肃然起敬的。然而,由于历史典籍交待的相对缺失以及后人对之的武断,过去一些的专家学者,仅凭简单推理和主观臆想,就为龙泉黑胎青瓷套上一个令人啼笑皆非、不论不类“龙仿官”的桎梏。

在经历无数次严格的科学查考,慎密的科学推断以及广泛的查经据典的基础上,会聚国内青瓷专家于浙江,终于为千年龙泉黑胎青瓷带来了福音,定性正名------“龙泉官窑”,昭雪天下。与此同时,浙江博物馆也第一时间为馆藏龙泉黑胎青瓷标本换上了新身份证“龙泉官窑”崭新标签。

     故宫博物院文保科技部 古陶瓷保护研究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(故宫博物院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 故宫博物院器物部 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段鸿莺  郑建明  王光尧  徐军  苗建民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(51102051),故宫博物院科研课题(KT2011-12)资助下 ,通过实地考研究在《博物院》 201904期发表了《浙江龙泉黑胎青瓷的原料及工艺研究》。揭示龙泉哥窑黑胎青瓷的原料及烧制工艺,以龙泉溪口瓦窑垟和小梅瓦窑路窑址出土黑胎青瓷瓷片为分析对象,进行胎釉元素组成、显微结构、烧成温度、釉色外观等测试分析,对比总结了两窑址瓷片原料、制作工艺的异同点。基于此,推测文献记载的龙泉哥窑指的是具有某些特征的一类器物,其窑址并非一处,烧制技术也并非一条线发展,而是多元化发展。

新中国成立以来,我国政府就于1957年、1960年(此次未涉及溪口)二次对淅江龙泉溪口、大窑窑址展开系统发掘考研活动,得到了不少的考古资料,如果不是十年文革中断了,本应早就有大白天下的结论。从两处窑址发掘出的大量青瓷片看到,黑胎瓷片仅占其中极小的比例,十分稀罕,黑胎残片历史堆积层极浅,由此说明此类产品的历史烧造时间较短;从黑胎瓷片的表象来看,此类黑胎产品制作精细,不论从瓷土淘洗、配比、拉胚,还是施釉、利器等诸多工艺环节,无不精益求精,追求极致,其整体的精美度看,甚至远胜同时段杭州官窑。

黑胎青瓷是龙泉青瓷产品中最为独特的品种。胎色灰黑,薄胎厚釉,紫口铁足,釉色天青通彻。釉层有开片,片纹多蟹爪断纹,是黑胎青瓷的特征。龙泉窑黑胎青瓷,胎体甚尊,釉呈青灰色,釉中气泡小,如粉末状,釉汁厚润,犹如堆胀,细腻平滑,幽雅凝重,令人赏心悦目。

龙泉黑胎青瓷具有无与伦比的美感。黑胎青瓷胎骨呈色深沉,发灰、发黑,质地致密而坚如金石,历经高火狱练而始成铁骨本色;黑胎青瓷釉衣晶莹剔透,釉质普遍玻化程度高,开片官气十足,气度华贵,非其它青瓷所能望其项背;黑胎青瓷工艺精到,多次素烧,多次施釉,多呈薄胎厚釉,制作工序极其精繁,且成品率低,胎壁最薄处仅1毫米,纤如薄纸,如有烧成者,晃如凡夫脱胎,极具艺术震撼力。

龙泉黑胎青瓷完器存世极少,罕有传世、出土文献记载。仅知1972年浙江湖州吴兴地区皇坟山墓出土一件龙泉黑胎耳杯,1991920四川遂宁出土一件花口小瓶,凭此,也作以证明此类龙泉黑胎产品在当时就具有严格的使用对象、使用流程,绝非一般普通百姓甚至富贵权贵所能享用!

盘尺寸:直径:25.8cm高:5.4cm底径:13.4cm

此件盘为南宋溪口龙泉官窑,折沿葵口开十二瓣纹,内外施肥厚墨绿釉,紫口铁足,盘内水波纹,突出两条金鱼在戏水,器物不小气度不凡,轮廓圆润有度,体现出高雅凝重的神韵,各部分衔接自然,造型古朴、典雅,设计精巧,工艺精细,是珍贵的官用器,器物比例非常协调,超凡脱俗,极具审美价值,充分体现了宋人的审美理念,凝聚了龙泉青瓷工艺技术的精华,具有极高的艺术品位。


推荐新闻